自從安琪的喜宴過後,


就陸續接到幾個高中同學的電話,大家不約而同的轉告我一個訊息:淑玲到處在打聽我的電話。


喜宴那天碰到淑玲其實覺得滿訝異的,也很高興,


淑玲說"我倆上一次見面是在她的結婚喜宴。"


如今她的雙胞胎女兒已經將近十歲了,可見我們失聯有多久了。


我和淑玲還有一些共同的回憶,其中之一就是我和她,和美珠一起到鹽水鎮一個老醫師那兒縫雙眼皮,


如果我沒記錯,淑玲在高中的班上的座號應該是一號。


淑玲在班上一向是個挺有個性的人物,


她很有自己的看法,說話率直,不怕得罪人,


我跟她不算知交,卻也有不差的交情,


高中同學們告訴我"她要找你恐怕不會有什麼好事,你一定要小心。"


"她很會利用人,她肯定發現你有什麼利用價值了,才千方百計在打探你的聯絡方式,"


"我們怕你受到傷害,所以我們都一律告訴她,我們不知道你的電話,但安琪恐怕找不到理由,。。。。。。"


我也真的被你一言我一語的給嚇得有點糊塗了,


我在她眼裡怎麼會有什麼可以利用的呢?


我想勸她們,又怕辜負了其他同學的好意,只好在電話裡不厭其煩的對她們唯唯諾諾,連連稱是,


直到今天手機裡看到一個陌生的電話號碼,


回了電話,原來是淑玲,她終於找上我了,


電話中的她非常的熱切,


她說那天與我見面,因為我們兩人面對面坐著,所以她有很有時間看著我,


所以她跟同學問我的電話,想告訴我她對我的面相的一些看法,


她說她鑽研密宗已十多年了,平常總被告誡不可多話,


但我是她的高中同學,她看到了,無法忍住不告訴我,


她說我的面相看起來大部分都很好,除了一個部分,


她還跟我約了晚上打電話細談,


她說,如果我把這個小問題解決了,對我的事業將有很大的助益,對我的家庭也很好,


這讓我有點哭笑不得,


一來,我對宗教之說向來抱持保持距離,以策安全的態度,


二來,我對"事業"並無飛黃騰達之心,


三來,對家庭更是心灰意冷了,


我感謝她千辛萬苦的和我聯絡上,也著實感謝她的熱心,


但她的說詞我卻無動於衷,


 


接下來事情還會有什麼進展嗎?


我也不知道,只能看招接招囉。
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整天愛媽的部落格 的頭像
整天愛媽的部落格

整天愛媽的部落格

整天愛媽的部落格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1)

發表留言
  • 胖媽
  • 我外婆家在鹽水ㄟ!小時候常去玩ㄝ!最後一次去看蜂炮是大學畢業前一年,擠在人群的感覺粉不一樣ㄝ!